020-39388591    13922779316    18675872398
旅游市場動態

真有1萬多家旅游企業倒閉?權威數據透露到底有多少旅企破產、注銷和清算

發布日期:2020-04-08
  日前,“1萬多家旅游企業倒閉”新聞,引起業界較為廣泛關注。以該數據為支撐,已經陸續有多篇文章出爐,花色繁多。其中相對嚴謹的表述是——“全國共有11268家旅游類企業注銷、吊銷經營”。  
  業界人士的第一反應就是三連問:三個月不到、還沒真正開工,就有這么多旅游企業倒閉或者注銷吊銷?怎么統計出來的呢?行業細分條塊領域情況如何? 
 
 
  信息源頭,有相關文章顯示:根據企查查的數據顯示,截止3月25日,2020年全國共有11268家旅游類企業注銷、吊銷經營。  
  原國家旅游局監管司司長彭志凱對筆者表示,吊銷是相關主管部門的行政行為,在國務院穩就業、穩企業的大局下,采用大幅度吊銷手段可能很小;注銷也分為行政強制注銷、企業自動注銷。三個月不到,還沒真正復工,有這么大數字值得探問。 
  由于并未見到更細化的數據呈現,不好判斷,留下一個疑惑。  
  目力所及,相關文章中,寫得最為嚴謹、分析比較深入的是來自鳳凰網旅游的報道:鳳凰網旅游從天眼查了解到,受疫情影響,截止到3月27日,2020年我國總計有6456家涉旅企業注銷,其中,包括1670家旅行社,46家景區相關企業,1890家酒店以及274家航空類企業,北上廣三地占了全部注銷企業總數的19.8%。 
  正像鳳凰旅游所表述的那樣,公司注銷是指當一個公司宣告破產,被其它公司收購、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不續、或公司內部解散等情形時,公司需要到登記機關申請注銷,終止公司法人資格的過程。它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根據企業的申請,作出準予企業解散的登記決定的行政行為。符合法定注銷條件的企業,向登記機關申請,并經過清算程序后,登記機關作出準予登記,然后主體資格消滅。  
  那么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系統中,顯示有多少家旅游企業簡易注銷呢?稍微做了點功課,登錄該部門相關信用信息系統,按照31個省市自治區純手工統計了一下。  
  截止3月30日,2020年全國旅游企業的簡易注銷、清算情況如下:  
  關于統計數據,想說幾點:  
  1浙江、福建、山東、湖南、廣東,其簡易注銷的旅游企業都超過了50家,浙江統計時間區間是1.15——3.30,福建統計時間區間1.7——3.30,湖南統計時間區間是1.7——3.30,廣東統計時間區域是1.21——3.30,山東統計時間區間是2.26——3.30。考慮到之前時間的程序停擺因素,數據量不會增加很大,維持在+10上下,山東數據可能會再大點。這能說明什么呢?我認為說明當地推動復工復產比較早,一些企業已經開始正面生死存亡問題并走行政程序。  
  2,湖北的相關數字之所以那么少,主要應該是由于相關行業和行政程序都處于停擺狀態,現階段不具統計價值。甚至2月一個簡易注銷案例都沒有。  
  3,目前,海南、西藏還沒有旅游企業簡易注銷,有一些原因,但也側面反映當地旅企對當地旅游業恢復的信心較足。這幾個地方包括寧夏、新疆等,受疫情影響相對較小,是屬于低風險地區,生態旅游、康養旅游、運動休閑等形象招牌都具有較大價值。  
  4,1—3月的數字沒那么大,是大體符合預期的,后期隨著復工的深入開展,數字可能會有較大增長。  
  5,形勢好不好,困難多不多,現在沒有人會不知道。灰心喪氣、痛苦難受,都是人之常情,就是請不必故意販賣焦慮。正視困難,迎接挑戰,再難也要走下去,因為已無路可退。  
  至于旅游企業破產案例,人民法院公告網顯示,截止3月30日,2020年全國有19家旅游企業。其他行業也有一些集中破產案例,如房地產企業已經106家。當然,這主要指目前已經完成破產法律程序的,可能后期會有更大的數據。  
  正如老一輩旅游學者劉德謙先生所言,對旅游休閑業發展趨勢,既不要盲目樂觀,也別盡潑冷水,繼續保持原有的清醒的判斷,即,我國的旅游休閑業一定會繼續向前發展,它仍將是我國國民經濟的增長點。它是我國當前經濟活動中拉動內需的重要產業,這個過程的確任重道遠,一哄而上反而讓行業泛起不應有的泡沫。 
  還想繼續引用《疫情之下,景區大變局:四十年來誰主沉浮?》中的迅翁名言——“自古以來,我們就有埋頭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為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 
  正是這一大批人,讓我們這個民族歷史上特別是近代以來,雖然飽受磨難,但最終都挺了過來,甚至實現了螺旋式上升。因此,基辛格在《論中國》所言“中國總是被他們之中最勇敢的人保護得很好”,能引起我們的共鳴。 
  要盡量團結,不要故意制造分裂;要尊重差異,不搞“一刀切”;要理解各方訴求,求同存異勇敢向前走。有好經驗好方法就去總結,有教訓就去反思并積極改正。 
  只要我們在基本面上互相理解,并實現基于最大公約數的和解,就沒有什么困難可以阻止我們繼續前進。  
  當前,我們還要警惕疫情的次生災害,以及因聚焦疫情而有可能忽略的森林防火、交通安全、水患等等其他問題。上下、政商都要認真思考有序復工復產以及未來的經濟恢復,低收入家庭如何度過本輪難關、相關區域的民眾心理如何疏導、產業信心如何恢復等等,這可能要面臨更沉重的肉身。真是沒有心思去嘲諷其他國家的抗疫行為,或者喊人家來“抄作業”,我們還遠沒有到松口氣的時候。 
  最高領導人一直強調,“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你要是真有大局觀或者講政治,這個大判斷,請自覺對照吸收消化。  
  回到旅游企業而言,據聞,此時還有個別旅游類企業,針對友商搞公關戰、或者用點不太光明的招數。我都替你害臊,那點格局注定你將來不會有更好的歸宿。把行業共同暖好,實現一個行業的復蘇之勢,你的一畝三分地才有未來。用中國的老話說——“鍋里有了,碗里才會有。” 
  近期,攜程的一個動作還挺讓我意外的:采購了100萬只醫用標準口罩,捐贈給日本、韓國、意大利、德國等國家。攜程肯定算不上一家完美的企業,缺點槽點都不少,但是站在世界舞臺上,它確實是中國屈指可數的幾家能拿得出手的旅游企業,一些節點上試圖證明“大就要有大的樣子”。  
  針對本輪旅游企業注銷,我比較看重的是鳳凰旅游有質量的分析: 
  第一,作為聚集客源的旅游企業,旅行社在此次疫情中最先受到了沖擊。在注銷旅行社中,既有規模上百人的大中型旅行社,更有不少合伙人經營的中小規模的旅行社,它們抗風險能力弱,資金鏈一旦斷裂就不得不宣布破產,清算注銷。 
  第二,注銷的酒店以單體酒店為主。疫情發生后,絕大部分酒店由于入住率急劇下降以及防控疫情的要求紛紛宣布關門歇業。巨額的租金、物業管理費用、人工成本等讓酒店在歇業期間承受著巨大損失。 
  對于一些旅游企業而言,不僅要知道自己是怎么生出來的,也要深省自己是怎么死去的或者瀕臨死亡邊緣,才能有下一次真正的涅槃重生。 
  當前以及近幾年,不少旅游企業確實太南了。 
  那些年,大大小小的旅游企業一直在市場的活水中左奔右突。給一瓢清水,它們就能吟唱出滄浪之歌,恰似弱水三千。 
  “無中生有”都能做出好文章。常州恐龍園、北京古北水鎮形成一南一北兩大典型景區,除了依托區域消費市場而起勢,兩家景區這些年的以無為有、努力創新是業界有目共睹的。 
  疫情之下,不少高端酒店也放下身段,試圖調出匹配市場需求的產品,紛紛將目光轉向外賣。有純屬湊熱鬧的,有就為了找點事干避免心里發慌的。當然,還有效果很好的,成為酒店業界的一股暖風。比如南京金陵飯店推出“金陵大肉包”一天賣出19萬只,廣州東方賓館推出“明爐秘制黑椒燒鴨”很快成為網紅產品,這兩家都是相關高管團隊集體在朋友圈賣貨。“金陵包子東方鴨,大家愛吃人人夸”成了勵志之聲,就差配個二人轉曲子去江湖傳頌了。 
  旅行社更是集體變成微商或者代購。筆者在《賣菜、對賭預售、做直播……旅游企業五花八門“自救術”,總有一款適合你》寫過:中小旅行社紛紛轉行做起微商,賣什么的都有,賣口罩、賣酒精、消毒液、賣有機蔬菜、賣熟牛肉、賣大肘子、賣鳳爪、賣賣賣。還有地方上一些良心旅行社協會已經幫扶到“最后一公里”,聯名推薦,護航去賣菜。 
  按照時間線性梳理的話,這些旅行社先是賣防疫相關物品,包括口罩、酒精、消毒液、洗手液、一次性手套、電子體溫槍等;然后是賣居家生活用品,與康養元素結合起來,包括有機蔬菜、有機大米、生態土雞、韓國進口VC片等;目前這個階段,不少人已經轉向賣酒店房間、景區門票、旅游產品線路等,總算賣回老本行。
  在線旅游更是各大掌門人親自直播出鏡吆喝,賣貨的,賣課的,賣,就差賣內褲了。據傳,蘇寧電器總裁已經搶先一步在朋友圈賣起了內褲。而攜程梁建章的呆萌,同程吳志祥的雄辯口才,驢媽媽洪清華的條理嚴謹……也同樣給業界留下較為深刻印象。
  這些旅游企業為了活下去,為了更好,都在左右奔突。每一種向上的努力,都不應被輕蔑。
  惟愿國泰民安,共享來之不易的改革開放成果。
  作者:周易水

上一篇:5G+旅游,我們并不真正了解

下一篇:什么是康養:“康”是方向 “養”是過程!


?
真有1萬多家旅游企業倒閉?權威數據透露到底有多少旅企破產、注銷和清算
  日前,“1萬多家旅游企業倒閉”新聞,引起業界較為廣泛關注。以該數據為支撐,已經陸續有多篇文章出爐,花色繁多。其中相對嚴謹的表述是——“全國共有11268家旅游類企業注銷、吊銷經營”。  
  業界人士的第一反應就是三連問:三個月不到、還沒真正開工,就有這么多旅游企業倒閉或者注銷吊銷?怎么統計出來的呢?行業細分條塊領域情況如何? 
 
 
  信息源頭,有相關文章顯示:根據企查查的數據顯示,截止3月25日,2020年全國共有11268家旅游類企業注銷、吊銷經營。  
  原國家旅游局監管司司長彭志凱對筆者表示,吊銷是相關主管部門的行政行為,在國務院穩就業、穩企業的大局下,采用大幅度吊銷手段可能很小;注銷也分為行政強制注銷、企業自動注銷。三個月不到,還沒真正復工,有這么大數字值得探問。 
  由于并未見到更細化的數據呈現,不好判斷,留下一個疑惑。  
  目力所及,相關文章中,寫得最為嚴謹、分析比較深入的是來自鳳凰網旅游的報道:鳳凰網旅游從天眼查了解到,受疫情影響,截止到3月27日,2020年我國總計有6456家涉旅企業注銷,其中,包括1670家旅行社,46家景區相關企業,1890家酒店以及274家航空類企業,北上廣三地占了全部注銷企業總數的19.8%。 
  正像鳳凰旅游所表述的那樣,公司注銷是指當一個公司宣告破產,被其它公司收購、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不續、或公司內部解散等情形時,公司需要到登記機關申請注銷,終止公司法人資格的過程。它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根據企業的申請,作出準予企業解散的登記決定的行政行為。符合法定注銷條件的企業,向登記機關申請,并經過清算程序后,登記機關作出準予登記,然后主體資格消滅。  
  那么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系統中,顯示有多少家旅游企業簡易注銷呢?稍微做了點功課,登錄該部門相關信用信息系統,按照31個省市自治區純手工統計了一下。  
  截止3月30日,2020年全國旅游企業的簡易注銷、清算情況如下:  
  關于統計數據,想說幾點:  
  1浙江、福建、山東、湖南、廣東,其簡易注銷的旅游企業都超過了50家,浙江統計時間區間是1.15——3.30,福建統計時間區間1.7——3.30,湖南統計時間區間是1.7——3.30,廣東統計時間區域是1.21——3.30,山東統計時間區間是2.26——3.30。考慮到之前時間的程序停擺因素,數據量不會增加很大,維持在+10上下,山東數據可能會再大點。這能說明什么呢?我認為說明當地推動復工復產比較早,一些企業已經開始正面生死存亡問題并走行政程序。  
  2,湖北的相關數字之所以那么少,主要應該是由于相關行業和行政程序都處于停擺狀態,現階段不具統計價值。甚至2月一個簡易注銷案例都沒有。  
  3,目前,海南、西藏還沒有旅游企業簡易注銷,有一些原因,但也側面反映當地旅企對當地旅游業恢復的信心較足。這幾個地方包括寧夏、新疆等,受疫情影響相對較小,是屬于低風險地區,生態旅游、康養旅游、運動休閑等形象招牌都具有較大價值。  
  4,1—3月的數字沒那么大,是大體符合預期的,后期隨著復工的深入開展,數字可能會有較大增長。  
  5,形勢好不好,困難多不多,現在沒有人會不知道。灰心喪氣、痛苦難受,都是人之常情,就是請不必故意販賣焦慮。正視困難,迎接挑戰,再難也要走下去,因為已無路可退。  
  至于旅游企業破產案例,人民法院公告網顯示,截止3月30日,2020年全國有19家旅游企業。其他行業也有一些集中破產案例,如房地產企業已經106家。當然,這主要指目前已經完成破產法律程序的,可能后期會有更大的數據。  
  正如老一輩旅游學者劉德謙先生所言,對旅游休閑業發展趨勢,既不要盲目樂觀,也別盡潑冷水,繼續保持原有的清醒的判斷,即,我國的旅游休閑業一定會繼續向前發展,它仍將是我國國民經濟的增長點。它是我國當前經濟活動中拉動內需的重要產業,這個過程的確任重道遠,一哄而上反而讓行業泛起不應有的泡沫。 
  還想繼續引用《疫情之下,景區大變局:四十年來誰主沉浮?》中的迅翁名言——“自古以來,我們就有埋頭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為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 
  正是這一大批人,讓我們這個民族歷史上特別是近代以來,雖然飽受磨難,但最終都挺了過來,甚至實現了螺旋式上升。因此,基辛格在《論中國》所言“中國總是被他們之中最勇敢的人保護得很好”,能引起我們的共鳴。 
  要盡量團結,不要故意制造分裂;要尊重差異,不搞“一刀切”;要理解各方訴求,求同存異勇敢向前走。有好經驗好方法就去總結,有教訓就去反思并積極改正。 
  只要我們在基本面上互相理解,并實現基于最大公約數的和解,就沒有什么困難可以阻止我們繼續前進。  
  當前,我們還要警惕疫情的次生災害,以及因聚焦疫情而有可能忽略的森林防火、交通安全、水患等等其他問題。上下、政商都要認真思考有序復工復產以及未來的經濟恢復,低收入家庭如何度過本輪難關、相關區域的民眾心理如何疏導、產業信心如何恢復等等,這可能要面臨更沉重的肉身。真是沒有心思去嘲諷其他國家的抗疫行為,或者喊人家來“抄作業”,我們還遠沒有到松口氣的時候。 
  最高領導人一直強調,“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你要是真有大局觀或者講政治,這個大判斷,請自覺對照吸收消化。  
  回到旅游企業而言,據聞,此時還有個別旅游類企業,針對友商搞公關戰、或者用點不太光明的招數。我都替你害臊,那點格局注定你將來不會有更好的歸宿。把行業共同暖好,實現一個行業的復蘇之勢,你的一畝三分地才有未來。用中國的老話說——“鍋里有了,碗里才會有。” 
  近期,攜程的一個動作還挺讓我意外的:采購了100萬只醫用標準口罩,捐贈給日本、韓國、意大利、德國等國家。攜程肯定算不上一家完美的企業,缺點槽點都不少,但是站在世界舞臺上,它確實是中國屈指可數的幾家能拿得出手的旅游企業,一些節點上試圖證明“大就要有大的樣子”。  
  針對本輪旅游企業注銷,我比較看重的是鳳凰旅游有質量的分析: 
  第一,作為聚集客源的旅游企業,旅行社在此次疫情中最先受到了沖擊。在注銷旅行社中,既有規模上百人的大中型旅行社,更有不少合伙人經營的中小規模的旅行社,它們抗風險能力弱,資金鏈一旦斷裂就不得不宣布破產,清算注銷。 
  第二,注銷的酒店以單體酒店為主。疫情發生后,絕大部分酒店由于入住率急劇下降以及防控疫情的要求紛紛宣布關門歇業。巨額的租金、物業管理費用、人工成本等讓酒店在歇業期間承受著巨大損失。 
  對于一些旅游企業而言,不僅要知道自己是怎么生出來的,也要深省自己是怎么死去的或者瀕臨死亡邊緣,才能有下一次真正的涅槃重生。 
  當前以及近幾年,不少旅游企業確實太南了。 
  那些年,大大小小的旅游企業一直在市場的活水中左奔右突。給一瓢清水,它們就能吟唱出滄浪之歌,恰似弱水三千。 
  “無中生有”都能做出好文章。常州恐龍園、北京古北水鎮形成一南一北兩大典型景區,除了依托區域消費市場而起勢,兩家景區這些年的以無為有、努力創新是業界有目共睹的。 
  疫情之下,不少高端酒店也放下身段,試圖調出匹配市場需求的產品,紛紛將目光轉向外賣。有純屬湊熱鬧的,有就為了找點事干避免心里發慌的。當然,還有效果很好的,成為酒店業界的一股暖風。比如南京金陵飯店推出“金陵大肉包”一天賣出19萬只,廣州東方賓館推出“明爐秘制黑椒燒鴨”很快成為網紅產品,這兩家都是相關高管團隊集體在朋友圈賣貨。“金陵包子東方鴨,大家愛吃人人夸”成了勵志之聲,就差配個二人轉曲子去江湖傳頌了。 
  旅行社更是集體變成微商或者代購。筆者在《賣菜、對賭預售、做直播……旅游企業五花八門“自救術”,總有一款適合你》寫過:中小旅行社紛紛轉行做起微商,賣什么的都有,賣口罩、賣酒精、消毒液、賣有機蔬菜、賣熟牛肉、賣大肘子、賣鳳爪、賣賣賣。還有地方上一些良心旅行社協會已經幫扶到“最后一公里”,聯名推薦,護航去賣菜。 
  按照時間線性梳理的話,這些旅行社先是賣防疫相關物品,包括口罩、酒精、消毒液、洗手液、一次性手套、電子體溫槍等;然后是賣居家生活用品,與康養元素結合起來,包括有機蔬菜、有機大米、生態土雞、韓國進口VC片等;目前這個階段,不少人已經轉向賣酒店房間、景區門票、旅游產品線路等,總算賣回老本行。
  在線旅游更是各大掌門人親自直播出鏡吆喝,賣貨的,賣課的,賣,就差賣內褲了。據傳,蘇寧電器總裁已經搶先一步在朋友圈賣起了內褲。而攜程梁建章的呆萌,同程吳志祥的雄辯口才,驢媽媽洪清華的條理嚴謹……也同樣給業界留下較為深刻印象。
  這些旅游企業為了活下去,為了更好,都在左右奔突。每一種向上的努力,都不應被輕蔑。
  惟愿國泰民安,共享來之不易的改革開放成果。
  作者:周易水
  • 上一篇:5G+旅游,我們并不真正了解
  • 下一篇:什么是康養:“康”是方向 “養”是過程!

  • 龙王捕鱼规律 山西快乐十分怎么选号 二分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股票趋势分析讲解 内蒙古十一选五预测推荐 快乐扑克3豹子技巧 多乐彩11选5 甘肃十一选五一定牛看遗漏 股票当天涨停指标 丫丫陕西老麻子下载 肖免费中特王中王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视频 二人扑克牌有哪些玩 天津十一选五爱彩乐 北京赛车预测网址最全 网上赚钱的游戏 纯旭配资